一码中特会员料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上學苑  >  推薦閱讀

公私合作 強調公平 南非基礎教育辦學新探索

發布時間:2019-04-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放大

縮小

  基礎教育是政府提供給公民最重要的公共服務之一,也是促進青少年民族國家認同產生和厚植的主要機制和路徑,因此,有質量的公平教育歷來備受各國重視。實現轉型以來,南非基礎教育改革從未止步。改革的目標是不斷地為青少年創設公平、優質的教育條件,以期消除種族隔離的后遺癥。

  轉型初期,南非全國推行學校融合教育。通過調適教育結構、貫徹平等價值觀等方式,教會各種族學生彼此尊重、增進互信。這為黑人和白人接受公平教育奠定了基礎,促進了種族融合,并培植了南非人包容并蓄的精神氣度。然而,隨著膚色符號的式微,資本對教育的影響力和控制力日漸增強,同時,教育的資本逐利性愈發清晰,民眾對基礎教育的投入和關注更勝往昔,教育公平問題再次進入南非公眾和研究者的視野。

  西開普省作為南非經濟社會以及教育水平最發達的省份之一,近年來率先引入社會資本,融匯政府、國際組織、私人、民間社會力量共同發展基礎教育,在南非開啟了公辦學校新模式,為南非基礎教育改革開創出了新路,可視為南非教育扶貧的新導向。

  改革動因:確保教育公平

  南非基礎教育階段的學校包括免費公立學校、公私合資學校以及私立學校三種類型。其中,免費公立學校往往地處貧困地區,由政府補貼并對就讀者實施國辦學校營養計劃(NSNP)。公私合資學校也由政府補貼,但會收取一定的費用。私立學校在南非由來已久,有些從傳統教會學校承續發展而來,如今最受學生和家長青睞。

  盡管私立學校收費不菲(例如,私立高中的收費往往是公立高中的六倍多),然而許多南非家長對此熱情不減。這些家長認為,針對青少年的教育消費是在購買希望、保障未來,為此在擇校和其他教育投入方面不惜血本。

  在南非,許多私立教育機構選擇參加獨立考試委員會組織的考試而非全國高級證書考試。2017年,98.76%的考生通過了獨立考試委員會的考試,選擇這一考試的考生中有88.5%通過了學士入學考試;相比之下,全國高級證書考試通過率為75.1%,而選擇這一考試的考生中僅有28.7%取得了學士入學資格。因此,許多學生家長認為其教育投入得償所愿。

  此外,據經合組織(OECD)的研究顯示,小班教學更有利于滿足學生個性化發展的需要。為了擺脫公立學校的大班教學模式,許多學生的家長將目光轉向私立學校,以期為子女謀求優質教育。這種社會環境使得許多南非公立學校在某種程度上被邊緣化,淪為貧困子弟的無奈之選。

  邁向全納、公平、有質量的教育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中提出的未來教育發展愿景。南非種族融合教育終結了隔離教育,為實現無排斥、無歧視的全納教育目標奠定了堅實基礎。然而,經濟資本的杠桿調節功能在教育中不斷凸顯,對貧困群體享受有質量的公平教育提出了新挑戰。

  公立教育與私立教育各行其道,以往政府補貼的形式難以滿足現實需要,傳統的公私合資學校調適功能有限,致使貧困群體接受優質教育的機會開始萎縮。美國著名教育學家伯頓·R·克拉克指出,教育資源需求的無限性與政府投入的有限性是高等教育系統發展的矛盾。南非基礎教育發展實際上面臨著同樣的矛盾,僅憑政府自身的力量難以滿足教育發展的全部需求,這就要求教育部門正視現實問題、將社會優勢因素引入公共教育以提高教育質量和效率。為了確保低收入群體學生享受同等教育教學質量,在全民教育運動收官之年,西開普省成為了南非教育改革試點。該省率先實施在公辦學校性質不變的情況下創建公私合辦的學校。

  歷程回顧:在爭議中推進

  南非公私合作辦學試點項目由西開普省政府主導推動,在這一進程中,有支持和贊譽但也不乏質疑和爭議。全球化背景下促進教育均衡發展是時代發展的訴求,也是南非各級政府的責任。2015年,南非西開普省開始探索引入公私伙伴關系機制,建立了5所免費學校作為試點,分別是艾斯特維爾小學、快樂谷小學、奧蘭杰克洛夫小學、蘭戈高中和斯里卡瓦高中。在西開普省教育廳的主導下,這5所學校本著公辦教師身份歸屬不變、入學免費且不選擇生源的基本原則,成為首批公私合作試點學校。合作學校得到了諾亞盟校、千年信托、米歇爾與蘇珊戴爾基金會以及默里信托的支持,但學校本身仍然屬于公辦教育體系。

  2016年,西開普省發布草案提議賦予教育部門相應權利——可將任何學校劃轉為公私合作學校。2017年2月,西開普省教育廳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公私合作學校取得的成效,并計劃在未來若干年內,將合作學校的數量擴展至50所。2018年3月,西開普省教育議案公布,旨在修訂1997年制定的西開普省教育法。西開普省學生的高考表現一直位于南非全國的前列。不過,南非基礎教育部2018年3月公布的各省及全國平均師生比顯示,西開普省的中學和小學師生比(LER)均高于南非全國平均水平。因此,西開普省的教育改革探索需要持續推進。同年5月,西開普省議會教育常務委員會向南非社會各界發出邀請,公開征集提案。

  2018年8月,為回應西開普省議會有關教育改革議案的邀請,公平教育組織在提案中指出,西開普省草案允許私營主體或捐贈者未經選舉便獲取合作學校的管理權限,這有違1996年的南非學校法案并對民主學校管理方式造成損害。該提案認為,合作學校無法為提升教育成效提供系統解決方案,試點項目監管缺位、評估不足,在南非推行合作建校模式顯得草率且缺乏理性。

  質疑聲音認為,第一,合作學校定義含混不清,引入該模式與提升教育成效缺乏必然聯系。第二,被奉為改善差校的創新計劃,實際上剝奪了貧困和工薪階層家長的教育發言權。第三,公辦教育是否應該過多地受到私營主體的導向和影響需要進一步討論。有經驗證明,在其他領域,在缺乏公共監管的情況下,私營部門提供的公共服務往往加劇了不平等,何以保障教育領域能夠例外。第四,項目運作方涉足教育領域的動機是開發新的獲利市場,而教育領域關乎社會發展與基本人權,這一領域是否應該營利受到一些學者質疑。總之,南非公私合作辦學項目需要警惕私人資本的逐利傾向及新自由主義的傾向。

  支持公私合作辦學的學者指出,公私合作學校是調節優化政府公辦教育體系的有效方案。首先,公私合作學校被賦予更多的自主管理權,可以更好地對接學生特殊需求。其次,公私合作經營模式本著“結果評估導向”原則,靠實了學校主體責任。再次,合作學校沒有合法收費的途徑,需要從慈善組織或是合作方募集資金獲取收益。南非自由州大學前校長喬納森·詹森教授認為,南非應該支持合作辦學項目,這可能是留給南非人挽救貧困兒童,改變從因貧失學到無知識技能而永遠陷身貧困的死循環的最后機會。

  通過回顧南非公私合作辦學試點項目并審視爭議雙方的觀點可以發現,南非公私合作辦學項目呈現的主要亮點是政府主導、協同推進、穩步擴張、堅持公辦屬性、保障教師權益。質疑者關切的主要問題是成效監管缺位、貧困階層家長呼聲被掩蓋、私營主體逐利進而導致不公平加劇的后果被低估。支持者的觀點某種程度上回應了質疑者的問題,即自主管理對接需求保障教育成效、靠實合辦學校責任反映貧困生家長心聲、明確收益渠道杜絕成本轉嫁。

  未來趨勢:發展前景可期

  曼德拉曾言,教育是改變世界最有力的武器。南非政府對教育的重大意義有清晰的認識并在不斷地謀求教育發展、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為青少年享有公平教育進行改革。有研究者認為,南非教育改革需要南非方案,首先需要打破的就是學校教育的成功有賴于家庭住址郵編(暗示學生家長收入水平)的魔咒,應針對貧困群體青少年創建更多高水平、有影響的學校,保障不同收入的家庭和人群都能接觸到有質量的教育資源,并在學習其他國家現有模式的時候切忌照搬,特別要注意避免重復別人犯過的錯誤。

  有報告認為,未來十余年,南非私立學校就學人數的占比將從十六分之一增加到六分之一。這一比例隨后將趨于穩定,因為其余青睞私立教育的父母心有余而力不足,承擔不起相應的教育費用。公私合作學校作為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的補充形式,滿足低成本享受高質量教育的需求,具有一定發展空間。

  法國社會學大師布迪厄指出,教育是代際流動和社會階層再生產的主要途徑。隨著教育消費競爭的加劇,南非邊緣化群體接受有質量的公辦教育涉及教育公平的問題,是國家和社會的百年大計。南非引入公私伙伴合作方式發展公立基礎教育,是消弭公立教育和私立教育發展鴻溝、推進教育公平的新嘗試。總之,在私立學校受追捧而公立學校被冷落的境況下,推行公辦民助的合辦學校不失為困境突圍的有效路徑。一方面,有利于提升公辦學校的競爭力。另一方面,有利于為貧困群體創建優良的教育環境。

  在公私合作辦學的探索過程中,南非政府推行“免收學費、不擇生源”的做法與不分種族、融合教育的初心一脈相承,是在通過對教育公平的堅守形塑南非人的“共感”或“我們感”。南非公私合作辦學試點項目在西開普省政府強力推動和主導下,已經進入立法程序。不過這一試點能否進一步獲得認可并在南非全國推廣,我們拭目以待。無論西開普省試點項目的結局如何,南非引入公私伙伴關系的舉措不僅有效彌補了公共教育財政缺口,更重要的是為被邊緣化的貧困群體享受有質量的公辦教育提供了新路徑,這必將為南非對接全球2030教育發展目標“增顏添色”、創設新的條件。

  (作者:隴東學院外國語學院副教授、博士,本文系作者主持的2019年度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青年基金“南非青少年國家認同教育及其對中國的啟示研究”[項目編號:19YJC880051]階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劉秉棟     責任編輯:施海燕
一码中特会员料 7位数号码是什么电话 新时时号码下载 体新时时 大乐透浙江风采走势图2 北京11选五历史开奖结果果 加拿大28大白开奖预测 双色球开奖2019074期 香港百百分百准特马 e球彩平台 赛车开户的条件